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锦田机械网 >> 最新文章

核能供热前景明媚吗世纪加热圈

发布时间:2019-11-18 03:27:51

由于对煤炭污染限制工作的开展,和煤改气无法跟上供暖需求,去年冬天已经有一部分民众受冻的情况出现。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以中核为代表的公司已经在考虑用核能供暖的方式提供冬季供暖来源。

如去年11月28日,中核集团发布的自主研发可用来实现区域供热的“燕龙”泳池式低温供热堆。

据测算,这样的一座燕龙堆,400MW(1MW=1000KW),供暖建筑面积可达约2000万平方米,相当于20万户三居室。

除了发布燕龙堆,中核集团还启动了供热演示项目——泳池式轻水反应堆(49-2堆),可实现安全供热满168小时,验证了泳池堆供热的可行性和安全性。

这种堆的原理是用小型低温(不超过100摄氏度)核反应堆进行供热。

换言之,核电站是将反应堆释放的热能用来发电,而低温供热堆将热能直接用来供暖。

这种供热堆大概所需空间是在一个壳子或一个泳池大小,故又分为壳式或泳池式。

这种技术并非国内首创,在其他国家也都有研究先例,如瑞士、加拿大、法国、德国等。俄罗斯更是由于自身气候困扰不断推动核能供热发展。

这种堆的好处,既是清洁低碳,“一座400兆瓦的池式低温供热堆,对比同等规模的燃煤供热站,放射性释放仅为燃煤排放的2%左右,实现几近零排放”,又有经济相对良好性,在各个区域都可以投入使用,无选址压力,在安全上,也有着“零堆熔、零排放、易退役”的优势。

如何解释这个安全性呢?

即因其堆芯位于水池底部,始终处于淹没状态。事故状况下即使不采取任何干预手段,大容量水也可确保堆芯不裸露,实现“零堆熔”。

同时,设置隔离回路,并使其压力高于一回路和供热回路,确保放射性水不漏到热网。

另外,通过燃料包壳、堆水池、厂房及深埋地下等多重安全防线与屏障,能有效隔离放射性。

就拿供热堆来说,主控室显示的办公楼辐射剂量实测水平为0.13微西弗/小时,这相当于北京市的本底值。

但对核能供热,是否能在国内真正投入运行,实现区域化供热,目前有着以下几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还是经济问题。

据了解,在建设投资上,与其他化石能源供热相比,池式低温供热堆建设投资约是同规模燃煤锅炉的2至3倍。

运行成本远远低于燃煤锅炉,使用寿命达到40年——60年,是燃煤锅炉的2至4倍,且无运输压力。如果每年供暖的时间为4个月时,池式供热堆的经济性可以和燃煤锅炉相当。

但对于在空挡期即非供热阶段,如何利用泳池堆也是个问题。

二,政策如何规划。

其实,我国80年代就已开展核能供热研究,1983年,清华大学对该校核能院泳池堆进行改造后,实现核能供热,连续两年向核能院大楼供热。1989年,清华大学又完成专用供热堆研发,功率为5兆瓦。但核能供热一直未大范围推广。

从侧面也反映国家对核能供热还是审慎或者说有自己的规划和想法的。

目前虽然在大力提倡能源清洁和实施结构改革,但真正核能供热落地估计还需要进一步审批。

最后则是,民众是否接受这样供热方式。

不管是煤炭或是天然气供暖,污染或危害在民众看来都是可见或可避的,而关于核的一贯的避趋心理会让民众觉得,会不会也会有辐射危险或不可见的危害?

核电站离民众居住区域尚远在落地选址都会有一定的反对之声,核能供暖相对区域更近了,民众是否可以接受?这也是需要考虑的。

目前,就对当下亟需改变供暖方式而言的北方来说,除了核能供暖,还有地热供暖、生物质供暖、太阳能供暖、天然气供暖、电供暖、工业余热供暖、清洁燃煤集中供暖以及包括北方重点地区冬季清洁供暖“煤改气”等多种可选择到底供暖方式。

在这些供暖方式面前,除非核能供暖显现出更大的优势,前景才会更加明媚。

螺旋试验机制造商报价

压力试验机生产制造商

济南试验机生产制造商

友情链接